杭州当代戏剧节,图为8月31日举行的2017年第二届
分类:胜博发-戏剧

当客房成为了舞台……

时间:2013年07月0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云 菲

新派戏剧《城市客房》首次亮相中国

当客房成为了舞台……

图片 1

《最后的台词》剧照

  一个小丑微笑着邀请走廊中的过路人共享他的房间,伴着欢快的音乐,客人们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普通客房中的异样,此时面具摘下,围绕在小丑腰间的炸弹开始倒计时,房间里的人们顿时成为了人质……如果你在6月14日至16日期间来到北京凯宾斯基饭店,碰巧又走到了16层,不经意间遭遇如此场景,千万不要惊慌,因为这只是一出戏。在众多“人质”中间还隐藏着一位“表情凝重、极端恐惧”的女演员,充当与“劫持者”和“人质”沟通的角色,观众则在毫不知情的情形下“被迫”陷入了剧情,分享并参与了整个演出。

  这是法国瓦朗斯喜剧团带来的一部以城市生活为背景创作的情景戏剧《城市客房》中的一幕,它的独特之处在于,主创者巧妙地将非戏剧场地、文学作品、演员与观众融合在了一起。该剧目的演出地点分别设在6个不同的酒店客房里,使用法文、英文、中文3种语言表演,令观剧毫无障碍。除了上述的《最后的台词》外,《城市客房》还包括《Morse教授》《蓝调李小龙》《昨天晚上,明天晚上》《玩意儿》《假象的真实》另外5个独立的故事:因为情感原因,Morse女士决定在17号房间过夜,然而该房间没有空档,最终工作人员将她安排到111号房间,在身处情感困惑中的她看来,这是个不乏深意的数字;一个处于严重怀疑情绪危机中的人,面对着房间电视上播放的李小龙画面,他无法再忍受职业演艺生涯,想要重新寻回自我;一个女人在强烈决心的驱动下,在写好给妈妈、朋友以及将来发现她的人的信件之后感到,真要离开这个世界却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夜里,一个男人无法安眠,他突然醒来,一阵眩晕恶心再次如期袭来,身体的异样折射出的却是心理问题;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刚刚联系到她全身心爱着并等待的未来孩子的父亲,电话响了,但听筒那头的回应和现实情况都说明,孩子最好应当并且真的是“不”存在的。对于该剧的引进,北京凯宾斯基饭店经理Armin Hies与他的客人同样感到十分新奇:“这是件令人兴奋的事情,项目如此精彩,让我拥有了不同以往的排练经历和戏剧体验。”

  该项目于2011年第一届法国Ambivalence(s)戏剧节期间开始筹备,之后继续发展形成一系列在客房中演出的剧目。瓦朗斯喜剧团是个小型的艺术创作团队,创建于1997年,2001年获得法国国家戏剧中心的资格认证。自2010年1月开始,在喜剧演员及导演Richard Brunel的带领下,聚集了一个艺术家团队,男女各4位,参与到艺术项目的创作和执行中来,并担当了不同的戏剧角色。此次,该剧团更是邀请了法国作家玛丽·尼米埃和中国作家盛可以操刀,为该剧创作了两个全新的剧本,还有位中国演员参演。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值得尝试或重新体验的经验,也是这种戏剧创新形式在中国的首次亮相。该戏剧作品对观众的位置和演员的创作进行了深度探索。“这不同于舞台上的戏剧演出或是影院里的银幕放映,而是在十分私密的场景——酒店客房中展开表演。观众与演员的距离非常接近,甚至能感觉到表演者的呼吸,完全不需要麦克风。而且在这样的氛围中,演员的细小动作被夸大,比如咳嗽都会有重感冒的感觉。”Richard Brunel表示,接下来他们将对不同演出房间的设计、房间之间的关联等进行更多的思考,以增强这种戏剧表演形式的冲击力,从而找到更多全新的观众群体。“换个地方欣赏戏剧,如此视角与互动,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需要‘强大心脏’的!”演出结束,一位刚刚“被请出”房间的观众笑言。在这里,也许会请你配合表演,但绝不需要掌声与喝彩,当剧情步入终止状态时,演员还在继续着,观者默默走出房间即可。

  另类新派情景戏剧的另一个要求是,剧作家必须按照这种环境思路来创作剧本,目前该剧团已经拥有了法国、英国、中国、荷兰、丹麦等不同国籍作者撰写的14个脚本。当然,酒店客房的狭小空间与简单的布景、道具,以及每个故事15分钟的时长,只允许一到两名演员出演,并且以大量独白为主要手段来叙述剧情,还是让这种戏剧呈现方式尤其是剧本创作角度存在一定的局限性。联想起近来一些国外剧团表演的“餐厅戏剧”,总有些形式大过内容之嫌。不过,在记者看来,这些都不重要,毕竟我们又享受了戏剧带来的一番全新体验。

北京8月16日电 由孟京辉担任艺术总监的2016杭州当代戏剧节,将于9月20日开幕。这也是“杭州国际戏剧节”从本届起正式升级为2016“杭州当代戏剧节”,特邀剧目全是来自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英国“爱丁堡戏剧节”、“东京国际戏剧节”、“乌镇戏剧节”和澳洲“阿德莱德艺术节”等国际顶尖戏剧节中最具独特性和当代感的代表作品。

追忆日本戏剧变革者,他曾培养多位中国演员

图片 2图片 3

精品是如何打造出来的

时间:2015年09月02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

  精品是如何打造出来的

  我从艺三十六年的几点体会

图片 4

李树建在豫剧《程婴救孤》中饰演程婴

李树建(豫剧表演艺术家、河南豫剧院院长)

  今年我从艺已满36年,其中有28年的院团长经历。从艺以来,我演出了数十个剧目,特别是近年来推出的《程婴救孤》《清风亭上》《苏武牧羊》,不仅荣获了各类国家大奖,还到意大利、法国、美国、土耳其等国家交流演出。我认为一部精品剧目的出现,不仅是演员与主创人员共同的心血结晶,也是演员与广大观众真诚交流的结果,同时还是一个院团精心谋划、有为有位的收获。

  选择好的剧本

  剧本是一切戏剧活动的基础,一个好的剧本是保证戏剧创作成功的最大前提。剧本好首先表现在它的题材上,如果题材选不好,那么后面的所有努力,包括情节设置、故事编织、人物塑造都将是徒劳。好的题材就是那些高扬爱国、信仰、民生、廉政等人类永恒主题,接地气、聚人气、扬正气的题材,这种题材必定能弘扬民族精神、宣传人间正道、激发社会正义、树立先进典型,用这种题材来编织戏剧故事,戏剧创作就不会迷失方向,不迷失方向就会有广阔的市场。

  中国传统戏曲中蕴含着丰富的爱国思想、民本意识、廉政文化、励志典型,是促进戏曲推陈出新的宝贵资源。在几十年的实践中,我们走出了一条老戏新演、名剧改编、名剧出名演、名演带名团的发展路子。老戏新演就是选择一些观众熟知、流传较广、基础较好的传统剧目,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经过合理改编重新演绎;名剧改编就是将一些已经成为经典的剧目,运用现代理念进行重新解读,挖掘其丰富的文化内涵,从而赋予其新的价值和意义;名剧出名演就是通过排演精品剧目,带动剧团快速发展,促进人才快速成长,一个剧目能救活一个剧团,一个角色能成就一个演员;名演带名团就是利用著名演员的社会影响和名人效应,借助其高超的艺术造诣和高尚的人格修养,来扩大剧团的社会知名度。

  近年来由我主演的“忠、孝、节”三部曲,就是这一发展路子的具体体现。豫剧《清风亭上》是由传统豫剧《清风亭》改编而成,《清风亭上》去掉了原作因果报应的迷信色彩,不仅强化了张元秀夫妇的善良、坚韧和正直,而且强调了张继保人性发生逆转的社会因素,因而更具有现代意识,实现了老戏新演;豫剧《程婴救孤》改编自经典名剧《赵氏孤儿》,抛弃了原作个体复仇的主题,强调了程婴救孤的正义性,他救孤的目的不是为了培育一颗复仇的种子,而是出于对国家社稷的维护,实现了名剧改编;豫剧《苏武牧羊》通过讲述汉朝中郎将苏武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不畏强权、不改气节、坚持信念、永葆操守,歌颂了他的高尚人格和爱国情怀。而且这三部作品都被拍成戏曲电影,三部作品的成功不仅使河南豫剧院二团成为全国先进的戏剧院团,还推出了一大批名家名演,特别是让一批青年人崭露头角,实现了名剧出名演、名演带名团。

  重视演员表演

  演员是舞台的核心,所有的戏曲活动都要通过演员的表演呈现给观众。演员能否通过自己的表演传递出主创人员的思想和意图,是一部戏能否成功的关键。我认为一个成功的演员不仅要推陈,而且还要出新。我的体会是:

  一要古今结合。我演的戏以古装戏居多,但我的表演不全是古装戏的演法,而是用了古典主义、现实主义、浪漫主义三结合的方法,程式是古典主义的,话白是现实主义的,手法是浪漫主义的。这样既保留了戏曲基本的美学特征,又具有了浓郁的时代气息,同时又不乏艺术的想象与美感。如豫剧《苏武牧羊》中让人来演羊,从而赋予羊群以人的情感,表现了苏武与羊群为伴的艰难与孤独;《清风亭上》中张继保被亲生母亲带走后,老婆子悲痛得几欲倒地时,张元秀赶紧用一根手杖顶着她,表现了患难夫妻的真挚情感。

  二要区分对待。同一个剧目在不同环境下演出,其舞台呈现是有所不同的,如舞台布景在城市演出时用大景,满足城市观众审美标准较高的需求;在农村演出时用简易景,方便运输和使用;到国际上演出时就用传统的一桌二椅,后面一个大天幕,代表着中国戏曲传统的基本样式。而且在演员的表演上,面对不同的观众也要有所不同,在城市演出要“收”一点,“收”就是含蓄内敛,适合城市观众重体验的审美习惯;在农村演出要“放”一点,“放”就是夸张想象,适合农村观众重热闹的审美习惯;在国际上演出要“舞”一点,“舞”就是尽量多使用肢体语言和程式化的表演,以弥补语言不通的障碍,增加传递信息的手段。

  三要以情造声。当感情达到一定程度时,演员就要用真情去创造声音,此时可以突破原有的板式,达到无板无眼。如我在演《程婴救孤》时,当唱到“为救孤,我舍弃我的亲生子”,原有的唱腔曲谱用的是闭口音,每次唱到这个地方时我自己泪流满面,但是观众就是不流泪,不鼓掌。突然有一天,我把最后一个字“子”字咬准之后,把闭口音改成开口音,声音猛烈地爆发出来,下面顿时掌声雷动,观众也跟着我泪如雨下,观众与演员产生了强烈的情感共鸣,收到了良好的剧场效果。

  四要用情创程。根据人物的感情创造表演程式,用这种新的程式更好地去塑造人物。如《程婴救孤》中,当程婴亲眼看着屠岸贾杀死丫环彩凤后扬长而去,传统的演法是程婴用搓步,一声不响地跟在屠岸贾的后面,表现出他的卑微和胆怯。但我演到这个地方时,认为这种传统的演法还不足以准确地表达人物心理,因为程婴是个草泽医生,是个小人物,面对这种血腥的杀戮,他内心的震动是巨大的。我就一改传统的搓步为交叉步,两腿交叉着向前走去,而且颤抖得几乎走不成路,充分表达了程婴此时内心的极度恐惧。

  加强与观众交流

  一切戏曲创作活动最终都是要为观众呈现的,没有观众戏曲创作也就失去了意义。戏曲与观众的关系,就如同人民与土地的关系一样,质朴而又紧密,观众才是戏曲真正的衣食父母,任何一部成功的作品都是在演员与观众的不断交流中完成的。

  首先,观众是戏曲最权威的评判者,一个剧目到底是好是坏观众说了算。一次我在洛阳演出《鞭打芦花》,一个妇女看后哭着对我说,她对丈夫前妻所生的孩子不好,她对不起丈夫和孩子,今后她一定会善待孩子,后来这个妇女还在村里评上了好媳妇。当观众以他们的实际行动对我的演出作出肯定,我会有一种莫大的欣慰,观众的口碑才是真正的丰碑。

  其次,观众是戏曲最好的传播者,一台精品剧目的出现,一段优美唱腔的流传,都是观众在推波助澜,他们不仅是戏曲最公正的评判者,还是戏曲传播最有力的推动者。豫剧《清风亭》一剧我已演了26年,演出近3000场,观众超过千万,其中80%的演出都是在农村、矿山、企业,连山羊到不了的地方我们都曾经去演出过。《清风亭》正是借助广大观众的传播,才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该剧自1989年搬上舞台之后,全国已有200个剧团进行了移植。

  第三,观众与演员的真诚交流,可以给演员演好角色提供强有力的支持。一次在漯河演出《清风亭》,舞台前边趴着一群小孩,当戏演到高潮时,一群孩子竟然不约而同地指着我说,他哭了,他真的哭了!我感到孩子纯真的话语就是对我最高的褒扬。当演完离开剧场时,我听到窗外的观众说,李树建才是咱老百姓的演员。这句质朴的评价让我又一次热泪盈眶,给了我无穷的力量,更坚定了我为人民演戏的信心。

  最后,观众的审美体验是演员改进提高的重要参考。观众不能应付,更不能欺骗,你演得到位不到位,你演时用情没用情,观众一眼就看出来了。一次我在新乡演出《程婴救孤》,之后一位观众给我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说我的表演他很感动,唯有一处不感动,就是屠岸贾杀死惊哥儿后,程婴抱着孩子跪在那里哭,虽然程婴泪如雨下,但他抱孩子的动作太轻,因为他亲眼看着屠岸贾杀死自己的亲生儿子,内心的痛苦是无法承受的,此时儿子对他来说应该有千斤重。还有一次在河南灵宝演出《清风亭》,有一个观众对我说:“你演第四场戏时我没有给你鼓掌,因为你没有演到位,当张继宝跟着亲生母亲走后,你只叫了一声,没有跪着去追,只是拄着一个拐杖站在那里,削弱了人物的感情,所以就没有感动我。”其实,我的很多表演都是听了观众的批评后进行了更加合理的改进,那些人物形象也是我和观众一起创造出来的。

  要有长远谋划

  创作是剧团的中心任务,作品才是剧团的立身之本。如果一个院团长时间排不出来有较高艺术水准的剧目,如果花了国家的钱排出来的剧目没有市场,那就是这个院团所有演职人员的集体失职,人们就会质问这个院团再存在下去的理由。因此,一个院团的发展要有长期的规划,要有长远的谋划,要有拼搏苦干的毅力、滚石上山的精神,要有精品立团的目标。然而,一部精品剧目的出现绝不是一蹴而就的,我演的三部曲,每个剧本的创作都在五年之上。《程婴救孤》从2001年开始创作,直到2004年获得大奖,中间大改就有十多次,小改可谓不计其数;《苏武牧羊》从2005年开始创作,到2010年搬上舞台也历时数年。

  河南豫剧院成立两年来,我们本着精品立院的宗旨,打造了一批具有良好基础的原创剧目,在社会上产生了良好的反响。由河南豫剧院三团排演的《全家福》,打破了以往歌颂纪检干部大义灭亲、执法如山的传统模式,着重揭示贪腐给家庭和社会带来的危害,它明确地告诉世人,有高官也有高墙,如果不能做到廉洁为官,全家福就会变成全家哭,具有强烈的警世作用,已经在全国巡演了一百多场;由河南豫剧青年团排演的《玄奘》,配合国家“一带一路”重大战略的实施,通过讲述玄奘印度取经的曲折历程,歌颂了不畏艰险的人类探索精神,书写了中外文化交流的光辉篇章,排出来后就到台湾进行交流演出;由河南豫剧院二团正在排演的《九品巡检》,以小人物写大题材,弘扬了丰富的廉政文化,而且这个剧目有五个“梅花奖”演员、九个国家一级演员参演,观众十分期待;由河南豫剧院一团即将排演的《张伯行》,主人公号称“天下第一廉吏”。这些剧目都是在传承民族优秀文化,传递社会正能量,具备成为精品的潜质,相信会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审美体验。

  下一步,我们不仅要谋划河南豫剧的发展,还要谋划全国豫剧的发展,让豫剧更好地走向全国,走向世界。主要从三个方面入手:

  一是通过打造更多的豫剧精品剧目来宣传中原文化。中原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母体,而豫剧又是中原文化中的艺术奇葩,它承载着中原人的梦想,渗透着中原人的血液,凝聚着中原人的智慧,要通过大力传播豫剧来传播中原文化,提升中原文化在海内外的影响力,为河南经济社会发展服务,为宣传河南的良好形象服务。

  二是通过打造豫剧精品剧目培养发展更多的豫剧观众。豫剧是全国剧团最多、从业人员最多、观众最多的地方戏,我们要想法留住豫剧的老观众,不断培养新观众,形成良性的观演市场。正在排演的《九品巡检》,准备完全走市场化的运作方法,改变以往包场多、卖票少,送票多、买票少的现象。已经上演的《玄奘》,主要定位是培养青年观众。

  三是通过打造豫剧精品剧目带动全国豫剧院团的发展。对全国豫剧院团进行引导、帮扶是河南豫剧院的主要功能之一。我们刚刚举办了“全国中青年豫剧演员高级培训班”,马上还要举办“全国豫剧院团长论坛”,希望通过这种活动,加强全国豫剧院团的沟通联络与相互交流,促进全国豫剧的整体繁荣发展。

法国鬼马天团Kallo剧团这次带来了两部选自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的作品。Kallo肢体剧团由三名鬼马的艺术家组成,他们创作了大量经典的小丑表演作品,此次带来了《四肢,头脑和一首幻想曲》和实验独角戏《一个人的身体、一个人的骨头》。前者是该剧团的经典保留剧目,三位演员以夸张的肢体动作、丰富的面部表情及紧凑的节奏,上演了一出荒诞疯狂的奇葩小丑秀,曾以几乎场场100%的上座率燃爆阿维尼翁戏剧节;后者被划分为两场独角戏的实验性戏剧——一场《一个人的身体》,一场《一个人的骨头》,两部独角戏以喜剧的糖衣炮弹发射,却给人以灵魂深处的一击。

图片 5

上海8月31日电 作为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节中节”,2017年第二届上海互动戏剧节将于10月21日至29日在嘉定举行,本次活动将包括6台国际国内的互动戏剧和19场公共文化活动。

来自英国爱丁堡戏剧节的作品《无声麦克白》曾斩获苏格兰操控视觉艺术节两次四星评价。该剧一大亮点是借用多种媒体技术,将语言转变为动作、声音、颜色和投影,多元化地呈现于舞台之上,以另类的视角和方式打破原著限制,表达颠覆解读。

新京报漫画/陈冬

图片 6作为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节中节”板块,2017年第二届上海互动戏剧节将于10月21日至29日在嘉定举行,图为8月31日举行的2017年第二届上海互动戏剧节新闻发布会。 缪璐 摄

来自东京国际戏剧节的黑色剧作《女孩X》故事取材于2013年日本东京发生的一系列少女强奸谋杀案。除了剧中的三个主要角色由演员扮演之外,其他角色均不在舞台上出现,而是凭借导演山本卓卓自己独特的创作方式——将信件、照片、电影、颜色、灯光和影子与演员的表演巧妙融合,展现在舞台上,一股属于现代生活的焦虑气息也在观众席中蔓延……

据日媒报道,日本著名戏剧导演、剧作家、日本四季剧团的创始人浅利庆太于本月13日因恶性淋巴肿瘤去世,享年85岁。浅利庆太创建的四季剧团已是亚洲最大的剧团,成为与英国伦敦、美国百老汇齐名的国际水准音乐剧表演团体。而且该剧团和中国一直保持密切的交流联系。1997年,中国文化部授予他“文化交流贡献奖”。这是中方给予日本文化艺术界人士的最高荣誉奖。

本届互动戏剧节以“我的城市,我的家”为主题,倡导人与人之间、人与家庭、社会以及自然之间和谐共生的城市生态文明,在引进国际一流戏剧的同时,还大胆进行了本地化改编,力争让“互动”二字更为贴切。

香港导演黄俊达的《孤儿2.0》曾在2015乌镇戏剧节上演,没有布景道具和华丽服装,却以大胆先锋的肢体语言征服了所有观众。

来自戏剧世家的戏剧变革者

上海梦现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汪海刚31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戏剧要想大众化,必然要获得更多年轻人的喜欢。互动戏剧,我们实际上是做了一个探索,包括科技与艺术的互动、艺术和人文的互动,我们希望通过互动让戏剧具有一些更新鲜的表达形式,从而让年轻的受众更能接受。

本文由博发娱乐场官网最全网站发布于胜博发-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杭州当代戏剧节,图为8月31日举行的2017年第二届

上一篇:黄磊有多爱乌镇戏剧节最新博发娱乐场:,   下一篇:戏剧节共演出参评剧目29台,中国文联副主席、中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