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金元之际在文学上承前启后的桥梁,博发娱
分类:胜博发-美术

92.元好问

92.元好问

元好问(公元1190—1257年),金元之际著名诗人。字裕之,号遗山,世称遗山先生。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他的祖先原为北魏皇室鲜卑族拓跋氏,其父元德明为金末名士。35岁中博学宏词科,入选翰林院。是金末元初文坛盟主,被尊为“北方文雄”、“一代文宗”。今存诗1361首,内容丰富。一些诗篇生动反映了当时的社会动乱和百姓苦难,堪称一代“诗史”; 其文继承唐宋大家传统,清新雄健;其词为金代一朝之冠,今存词377首,可与两宋名家媲美;其散曲传世不多,仅存9首,但影响很大。元宪宗蒙哥二年(1252年)曾赴漠北,觐见蒙古藩王忽必烈。晚年以编纂金史自任,著录百万字,取名为《野史》。1257年卒于获鹿(在今河北省),归葬故乡系舟山下山村(今忻县韩岩村)。著有《元遗山先生全集》,并辑有《中州集》,寓故国之思,保存了大量金代文学作品。

作品

民族族群:汉族

  好问才雄学赡,金元之际屹然为文章大宗,所撰《中州集》,意在以诗存史,去取尚不尽精。至所自作,则兴象深邃,风格遒上,无宋南渡宋江湖诸人之习,亦无江西派生拗粗犷之失,至古文,绳尺严密,众体悉备,而碑版志铭诸作尤为具有法度。
  ——(《四库全书总目·遗山集》)

行间杨赵提衡早,老去辛刘入梦频。案上酒杯聊自慰,袖中诗卷欲谁亲。两都秋色皆乔木,一代名家不数人。汲冢遗编要完补,可能虚负百年身。——金朝·元好问《存没》

元好问在国破后并未出仕,而是被拘禁在山东几年,后回到故乡著书讲学,致力于保护金国史料和传承国学,他编写的《中州集》、《南冠录》对金史有很大影响,对诗文也有很多评论性著作。这期间,他写出了很多流传后世的名篇。用人教版教材的语言说,元好问是一个爱国主义诗人,当然,他爱的是金国。他在国破被俘后还像忽必烈建议过保护文人和尊崇儒学,但是却被认为是投靠蒙古人。

别称:元才子、遗山先生

  大较遗山诗祖李、杜,律切精深,而有豪放迈往之气;文宗韩、欧,正大明达,而无奇纤晦涩之语;乐府则清新顿挫,闲宛浏亮,体制最备。又能用俗为雅,变故作新,得前辈不传之妙,东坡、稼轩而下不论也。
  ——徐世隆

存没

金朝:元好问

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太原秀容人;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元好问过继叔父元格;七岁能诗,十四岁从学郝天挺,六载而业成;兴定五年进士,不就选;正大元年,中博学宏词科,授儒林郎,充国史院编修,历镇平、南阳、内乡县令。八年秋,受诏入都,除尚书省掾、左司都事,转员外郎;金亡不仕,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寓舍;工诗文,在金元之际颇负重望;诗词风格沉郁,并多伤时感事之作。其《论诗》绝句三十首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颇有地位;作有《遗山集》又名《遗山先生文集》,编有《中州集》。

元好问

琼压为浆作卮,使君真是吏民师。碧桃仙酎饮乡期。五马旌□浮喜色,南溪风月要新诗。缓趋□□及瑶池。——金朝·元好问《浣溪沙》

浣溪沙

薰风弦上奏。正蛙鸣池沼,莺吟槐柳。龙涎喷金兽。□一番疏雨、梅黄时候。神仙旧友。爱五亭、山明水秀。向□时庆旦,高明富贵,殆由天授。知否。风流儒雅,利达丛中,似公稀有。芝兰挺秀。看早晚,定成就。况雪儿佳丽,歌清舞妙,管取天长地久。愿年年预借菖蒲,劝君寿酒。——金朝·元好问《瑞鹤仙》

瑞鹤仙

北崖玄武暮,黕黑如积铁。东厓劫火馀,绚烂开锦缬。就中岭头一峰凸朴奇,剩费寒云几千叠。摩围可望不可到,青壁无梯猿叫绝。林烟日射彩翠新,跬步疑有黄金阙。画工胸次墨汁满,那得冰壶贮秋月。直须潮阳老笔回万牛,露顶张颠挥醉帖。石门细路无涧泉,行人饥渴挽不前。辛苦黄榆三十里,岂知却有看山缘。——金朝·元好问《下黄榆岭》

下黄榆岭

金朝:元好问

北崖玄武暮,黕黑如积铁。东厓劫火馀,绚烂开锦缬。

就中岭头一峰凸朴奇,剩费寒云几千叠。摩围可望不可到,青壁无梯猿叫绝。

林烟日射彩翠新,跬步疑有黄金阙。画工胸次墨汁满,那得冰壶贮秋月。

直须潮阳老笔回万牛,露顶张颠挥醉帖。石门细路无涧泉,行人饥渴挽不前。

辛苦黄榆三十里,岂知却有看山缘。

1

,,

所处时代:金朝→大蒙古国

  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世称遗山先生。生于金章宗明昌元年(公元1190年)七月初八,卒于元宪宗蒙哥七年(公元1257年)九月初四日。太原秀容(今山西省忻州市)韩岩村人。元好问生活的时代,正是金元兴替之际,金朝由盛而衰被蒙古灭亡,蒙古本是金的臣属,崛起后征伐四方而灭掉金国。在这样大战乱大动荡的社会环境里,元好问也经历着国破家亡,流离逃难的痛苦煎熬。元好问是700多年前我国金朝最有成就的作家和历史学家,是宋金对峙时期北方文学的主要代表,又是金元之际在文学上承前启后的桥梁。 
  元好问是一位才华横溢、多才多艺的文学家,在诗、词、文、曲、小说和文学批评方面均有造诣,诗歌成就尤高。今存诗1361首,内容丰富。部分诗篇生动反映了当时的社会动乱和百姓苦难。诗人善于用典型的场景、简洁的语言勾勒出国破家亡的惨状和时代的劫难,沉郁悲凉,追踪老杜,堪称一代史诗。其写景诗,意境清新,音韵浏亮,耐人玩味。好问诗体裁多样,七言是其所长。《金史》本传称:“其诗奇崛而绝雕刿,巧缛而谢绮丽。五言高古沉郁,七言乐府不用古题,特出新意,歌谣慷慨挟幽并之气。”好问词今传377首,感慨兴亡、言情咏物、登临怀古、送别赠答,题材广泛。其词艺术上以苏、辛为典范,博采众长,兼有豪放、婉约诸种风格,当为金代词坛第一人。好问散曲,用俗为雅,变故作新,具有开创性,存9首。《续夷坚志》为其笔记小说集,不乏优秀篇章。好问为金代文学批评之巨子,仿杜甫《戏为六绝句》体例所写《论诗绝句三十首》在文学批评史上影响颇大。好问所编金诗总集《中州集》(附金词总集《中州乐府》),为金代保存了可贵的文化资料。元好问还著有《遗山集》(40卷)。
  元好问在文学上的最高成就还在于他的诗,其诗体裁多样,有五言古诗、七言古诗、五言绝、七言绝、五言律、七言律。诗的风格质朴沉郁,因他出仕时正是中原涂炭、铁马干戈的战乱年代,所以,他的诗多慷慨悲凉之作,有强烈的时代感,“奇崛而少雕刻,巧绮而谢绮丽”,以其独特的风格在金朝文学史上占有突出地位,被誉为一代宗师。他的诗描绘、抒发了诗人的忧国之情,战争带给人民的痛苦。其中“离乱”是元好问诗的重要题材,留下了不少名篇佳作。元好问的诗歌创作与其诗歌理论相符,“上薄风雅,中规李杜,粹然一出于正,直配苏黄氏”。(郝经《遗山先生墓志铭》)特别是那些表现金亡前后的丧乱诗,内容充实,现实性强,感情饱满,风格沉郁,颇具老杜之风,其诗如:
  百二关河草不横,十年戎马暗秦京。岐阳西望无来信,陇水东流闻哭声。野蔓有情萦战骨,残阳何意照空城?从谁细向苍生问,争遣蚩尤作五兵?《岐阳三首》之二)
  万里荆襄入战尘,汴州门外即荆榛。蛟龙岂是池中物,虮虱空悲地上臣。乔木他年怀故国,野烟何处望行人。秋风不用吹华发,沧海横流要此身。《壬辰十二月车驾东狩后即事五首》之四)
  这两首诗都悲愤虬结而深具力度,战争的巨大灾难给诗人带来的焦虑、痛苦以十分凝炼、集中的形式表现出来。前一首所写的战事虽发生在岐阳(今陕西凤翔一带),诗人则处于今河南省境内,但金王朝已一蹶不振,这样的祸难也随时可以降临到诗人头上。所以,他对此实有切肤之痛,篇末的“从谁细向苍苍问,争遣蚩尤作五兵”,已经不仅是基于对战区民众的同情,更是从自己命运出发的悲嘶。后一首虽有“乔木他年怀故国”之句,流露出对金王朝的情愫,但其重点仍在显示战祸的惨酷。意谓汴梁(今河南开封)即将毁灭,只剩下乔木、野烟,再也没有行人了,与前一首中残阳空城的境界相仿。只是后一首还突出了对不能卫护国家的群臣的蔑视和对自己有能力挽狂澜于既倒的信心,较前一首的内容复杂;但无论哪一首都含有巨大的、感情的分量。这种浑厚、强烈的感情和由此导致的自然、丰富的想像,再配以高度的表现能力,就是元好问诗歌艺术成就的所在。
  元好问文学成就的获得,与辽文学以来的、在中国北部文学中的任情率真的传统具有不可分割的联系。在元好问的诗歌创作中,已把辽文学以来的任情率真的特点与汉族在诗歌的艺术表现方面的积累有机地结合了起来,并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也正因此,以元好问为代表的金代文学具有与宋代文学的不同特色,和元代文学(尤其是元杂剧)的联系也比宋代文学来得密切。这种特色使元好问自己的诗词受到了后人相当高的评价。赵翼说:“(遗山古体诗)构思菒渺,十步九折,愈折而意愈深,味愈隽,虽苏(轼)、陆(游)亦不及也。七言诗则更沉挚悲凉,自成声调,唐以来律诗之可歌可泣者,少陵十数联外,绝无嗣响,遗山则往往有之。” (《瓯北诗话》)况周颐评其词,则谓为“亦浑雅,亦博大,有骨干,有气象”(《蕙风词话》)。这些评价虽不尽确,但也足以说明他在文学史上曾有过不小的影响。

元好问之文继承唐宋大家传统,清新雄健,长短随意,众体悉备,为金代文学批评之巨子,仿杜甫《戏为六绝句》体例所写《论诗绝句三十首》,在文学批评史上影响颇大。

参考资料:《元好问简介》《元诗选》

本文由博发娱乐场官网最全网站发布于胜博发-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又是金元之际在文学上承前启后的桥梁,博发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